相关文章

【2014-2 镇江】镇江垃圾焚烧发电厂操作员一天夹500多吨垃圾

来源网址:

很多人都喜欢玩“夹娃娃”这个游戏,当自己控制的抓钩抓稳一只娃娃并成功吊出时,那种成就感是溢于言表的。可是,如果让你一天坐8个小时,用“铁爪子”夹500吨垃圾,你还会感到轻松愉快吗?在千家万户欢度春节的时候,记者走近了这个特殊的工种——垃圾焚烧发电厂操作员。

“习惯了就好,习惯了就好”

20多平方米的空间里,坐着两位操作员,“站”着几台仪器。操作员眼前的大落地玻璃外,是一座长55米、宽22米、深30米的垃圾存贮池。各色装满垃圾、沾着泥水和其他污渍的塑料袋在池子里堆积如山。不干这一行的人,没准儿盯住看一分钟就觉得恶心了,可操作员徐建军和他的同事一天要盯着看8小时,一点儿不适反应也没有吗?32岁的小徐说:“习惯了就好,我现在看它们,就是一堆一堆的颜色而已。”

两位操作员每天的工作就是把运输车倾倒进存贮池的垃圾,从倒入的凹槽夹到去水发酵的池子里,然后再投入焚烧炉中。徐建军说,一只抓斗一次可以夹起5吨垃圾,而春节期间每天运来的垃圾都在1800吨左右。为了减轻他们的负担,单位实行了倒班制度。尽管如此,小徐每天忙得还是连喝水、上厕所的时间都很难挤得出来。

按正常的姿势坐8个小时可能有人觉得没什么,但记者发现,徐建军他们工作时的坐姿并不“正常”。要弯着腰操控“铁爪子”,这又是为什么呢?紧贴着落地玻璃往下看时,记者看到一条长凹槽,这个槽子就是运输车倾倒新运来垃圾的位置。操作员们必须弯下腰,才能随时看清楚槽子里垃圾的数量,及时夹走垃圾,为新一批运输车倾倒腾出空间。

腰酸和手痛 早已是家常

干这行已近两年的徐建军坦言,对腰酸手痛早就适应了。“最厉害的时候,都不能直接从弯腰坐着的状态站起来,猛地直接站,膀子很疼。要先缓一缓才能站。”

采访过程中,记者听见某台仪器里传出了流行歌曲的旋律。“没听清是什么歌吧?我来给你放大点儿声。”徐建军笑着把其中一台仪器上的音量键往大的方向扭了一下,原来是台湾歌手张惠妹的《我可以抱你吗爱人》。徐建军说,原来每天8小时就干夹垃圾一件事儿,没有一点放松身心的东西挺乏味,后来领导同意他们在工作期间放一些流行歌曲听听,这样到底可以分散些注意力,缓解一下疲劳。

“人家单位工作量顶多是100%满负荷,节假日可以好好休息。我们正相反,平时工作量倒还正常,一到节假日我们是110%超负荷开足马力干活。”徐建军说。但是,交流过程中,这位80后没有外人想象的那样浮躁,一点厌倦和不满情绪都未流露。他告诉记者,垃圾焚烧发电厂每年利用垃圾发电几亿度,而他们这个从倾倒到入炉焚烧的环节又特别关键,如果自己不好好干,影响的可能就是整个发电厂的运转。“你往左边看那块屏幕”,他对记者说。左侧一块屏幕上清楚地显示了一辆装满垃圾的卡车开到了存贮池外,随着装载箱盖子的开启,一车垃圾缓缓倒入凹槽里。徐建军转过身,集中精力用“铁爪子”把刚刚倒入槽子里的垃圾夹到了准备进行去水处理的那堆垃圾中。

条件将改善 负荷可减轻

光大环保垃圾焚烧发电厂生产总助严建华介绍,发电厂建成初期设计负荷是每天1050吨左右,当时还担心会“吃不饱”。后来他们才发现,处理全市除了句容市外的所有生活垃圾非但可以解决“温饱”问题,有时候居然会出现“吃饱了撑着”的情况。